摘要:本文讲述了穿越小说式的历史认知模式的弊端,以及我们在那些著名摄影家肩膀上得出的摄影应该“求真”,“求实”这一结论的局限性。

        大家好,这是我在这个论坛的第一篇文章,作为我博客的第一篇文章,我写有关摄影史的话题,是希望可以为以后我要阐述的观点做一个铺垫。我知道在这个论坛里大师云集,甚至于像林路大师摄影史或者类摄影史的书籍就出过很多本。似乎我在这写这个话题难免有些关公头上耍大刀的感觉。但就像我在个人简介中写的,我是一个爱读历史的摄影爱好者,正是因为我喜欢读历史,这种跨界的爱好让我对于世界摄影史有了些不一样的认知,接下来就让我和大家来分享一下这些观点。

        首先在讲我对于摄影史的观点之前,我希望和大家探讨一下什么是人类对于历史的认知。人类对于历史的认知实际上是由两个部分所组成的,一部分是资料,另一部分是人们对于资料中因果关系的总结。例如,科举制度始于隋朝。同时中国的门阀制度也在隋唐时代终结。这两者便是资料,但是如果分开记这些资料我们很难对于这段历史有立体且形象的认识,而我们常常听到关于这段历史形象的总结则是“因为科举制度的产生,所以导致了门阀制度的终结”,在这里“因为”和“所以”便是人们对于资料中因果关系的总结。

        事实上在当下的历史学界,尤其是对于那些年代相对久远的王朝,往往遗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是十分丰富,而对于历史研究者而言,他们的研究其实更多情况下是在已有的资料中寻找更合理的因果关系。也正因此绝大部分错误的历史认知实际上是来源于对于已有资料错误的总结,这些总结往往过于的简单与粗暴,从而导致了与常识或者说其他历史资料的矛盾。例如对于科举制度和门阀士族之间的关系,错误的历史认知就是把这两者之间的关系解释为“因为科举制度的兴起,给了平民阶层参与政治的权利,因此终结了门阀士族对于政治权力的把持”。试想一下,哪怕是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有九年制义务教育,但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均问题依旧是一个让社会上上下下为之头疼的问题。那么在隋唐时期,一般的平民阶层所获得的教育资源又怎么能和门阀士族相比较呢?我们不排除有特别优秀的平民可以考的比门阀士族中的子弟还好,但毕竟是极少数。靠着极少数的人就能抢走门阀士族的蛋糕?这显然是存在逻辑问题的。而关于这段历史中因果关系合理的解释方式则是像《哈佛中国史》中所说的,在科举制度之前,门阀士族需要靠培植私人的武装势力来取得相应的政治权力,但当科举制度出现后,一种比培植私人武装势力更廉价实惠的获取权力的方式就摆在了门阀士族的面前,毕竟培养一些学子总比养上万人的军队要来得便宜。也正因为这种相对而言更便宜实惠的获取权力的方式,使得门阀士族渐渐放弃了在原本在军权上的影响力,但正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放弃枪杆子的门阀士族结局可想而知。

       导致人们对于已有历史资料进行错误总结的原因有很多,但我们需要着重强调其中最典型的一种,也就是穿越小说模式的历史认知观念。相信大家对于穿越小说并不陌生,穿越小说的套路就是“某一个现代的人通过在现代所掌握的信息穿越回古代建功立业,走上人生巅峰”。但是这种历史认知实际上是有潜台词的。穿越小说的潜台词就是否定历史环境的变化以及复杂性。也正是因为有这种潜台词的帮助,小说的主人公们才可以忽略环境的变化,通过后世人类所积累的信息在古代建功立业。但现实中的历史却是如果环境没有变化到如今的地步,那些后世人所积累的经验是不能发挥作用的,这就像适合于IOS 9.0 上的软件没法在IOS 4.0的系统上运转是一个道理。

        当然我们也要客观的说,这种只强调人的作用但却忽略环境会带来的影响的穿越小说式的历史论述方式也并非完全的一无是处,如果我们所讨论的问题是处在相对稳定,并且不怎么受外界环境影响的环境中,那么这种论述方式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其中最典型的例子便是数学。但是很遗憾,摄影恰恰生活在一种极其不稳定的环境中,摄影器材的发展可以影响到摄影的创作方式,政治和经济也可以影响到摄影的创作方式,甚至连互联网以及社交软件的发展都可以影响摄影的创作方式。在如此复杂且不稳定的环境下,如果我们单纯的探讨人的想法对于摄影的影响,那么未免太不客观了。

        前面所说的内容可能过于宏观了,要想理解穿越小说模式的历史认知方式的问题所在我们同时还要着眼于微观。目前市面上很多摄影史或者与摄影史有关的书籍大多采取了这类穿越小说模式的历史认知观念进行论述,也正因此在这些书中,对于很多摄影史上的大事件,往往论述的过于简单粗暴。很多问题不是逻辑冲突,就是刻意的避而不答。

u=3235115164,3536210850&fm=26&gp=0

        穿越小说模式的历史认知方式在论述摄影史上存在局限性最典型的例子要数美术和摄影之间关系的例子。让我们先粗略的回忆一下一般的摄影史中对于美术和摄影之间关系的描述。大体描述是这样的,首先摄影在最早期是以绘画的一种辅助工具而出现在人们眼前的,这种工具就是暗箱。但是暗箱只具备投影功能,但却不能把影像记录下来。但从1839年达盖尔发明了摄影术,让影像可以被记录下来开始,摄影和绘画这对曾经的好兄弟便开始了分家单过的旅程。但是因为绘画和摄影这对兄弟曾经同居的日子太过漫长,所以在摄影诞生之初,人们在摄影的创作上并没有习惯摆脱绘画的影响,从而让摄影自己挑家过日子。因此无数的伟大的摄影家便开始努力思考,与实践,力求找到一条属于摄影自己的路。最终通过这些伟大的摄影家的不懈努力,让摄影(主流摄影)走上了一条“以更直接,更接近本质特征,更写实的视觉冲击力去感化人生,并为历史保留一份真实的记录”的道路。

timg

        但我们如果站在绘画的角度看这段历史似乎以上的这种历史论述模式就会显得有些前后矛盾。首先摄影在最早的时候只是绘画的一种辅助工具,在摄影诞生之前,求真求实,为历史保留一份真实的记录也是绘画的重要职责之一。可是突然有一天,人们可以通过化学试剂把暗箱投影的光线记录下来了,也正因此,照片也可求真求实,甚至于比绘画还要更出色。所以绘画求真求实,为历史保留一份真实的功能便顺理成章转交到了摄影的手中。如果我们站在绘画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那么摄影所需要承担起的求真求实的职责并不是某些艺术家们深思熟虑的结果,一切的根源在于科技发明引起的创作环境变化。

        读到这里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仅仅是历史表述方式的问题,认为我在吹毛求疵。但是这些人可能忽略了一点,他们可能忽略了这种穿越小说式历史认知观念的附带产物。穿越小说模式的历史认知方式核心在于强调人对于摄影发展所作出的贡献,说的再具体些他们可能更着重于强调那些伟大的摄影家对于摄影发展所做出的贡献,进而淡化甚至于忽略了环境变迁对于发展的影响。因此这样的论述方式很容易让读者认为今天我们在摄影上取得的成就,是靠无数伟大的摄影家积累出来的,因而我们今后的摄影发展也需要站在这些巨人肩膀上,以这些巨人的肩膀为基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正因此,很多人都认可求真求实是摄影的重要特性,在他们眼中“我们”要做的只是如何更进一步对,更深刻的表现这份“真”与“实”。

        但可能所谓的“巨人的肩膀”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高大,而摄影作品需要求真求实也不是永恒的真理,我们需要给这份真理加上一个保质期。让我们回顾一下摄影的表兄绘画的发展历程。我们不难发现暗箱这一发明的最根本目的是为了帮助绘画提高作品的真实性与史料性。而绘画也不负所望,在暗箱的帮助下在真实性与史料性上得到了巨大的突破。但奈何科技的发展是多元的,在满足人类需求的同时也会产生很多附带产物,而这些附带产物往往会在最终给这项科技的用途带来革命性的改变。随着人们可以通过化学药剂把光线永久的的保留下来,绘画本身所具备的真实性与史料性也被移交给了摄影。那么我们就需要问自己这份真实性和史料性摄影又可以拥有多久呢?毕竟摄影的真实还被诸多的条条框框所限制,比如说二维的画面,画框等等。这份所谓的真实在很大程度上来说也仅仅是拍摄者想让读者见到的真实。而当新的科技产物可以在更高的维度上体现真实性和史料性,那么摄影又该何去何从呢?而这也不是毫无根据的科学幻想,而是实实在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例如现在的全景技术,这项技术目前与摄影的关系就好像早年间暗箱和绘画的关系。虽然目前因为技术的限制,拍摄者需要先拍摄再拼接制作,因此这项技术很难用在人文纪实这些领域,现在也仅仅是用在一些商业用途上例如展示汽车或房屋的内部结构,但不能否认以这种技术产生的作品是可以提供更高维度的真实性,和史料性的。我相信当很多读者看到这里时一定会认为即使我说的都是真的,那也是遥遥无期,我们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但我认为或许这一天的到来会远比很多人的想象要早的多。想想看手机的移动支付功能,从一个理念到现在几乎取代了纸质货币才用了多长时间?如果在09年的时候我告诉你,十年后你去菜市场买菜不用带钱包了,带个手机就可以了,所有的支付都可以通过手机完成,你会相信吗?所以永远不要低估科技发展的速度,要做到居安思危。

        最后总结整理一下。我们主要讲述了历史认知中资料和结论之间的关系,还讨论了穿越小说式历史认知模式的局限性。进而讨论了“巨人的肩膀”到底可以给我们这些后人带来多大的帮助与启示。

        因为考虑到如果篇幅过于的冗长,可能会给读者带来阅读的不适,所以穿越小说式历史认知模式的局限性与危害性我们并没有讨论完。如果大家有什么不同意见欢迎留言,希望和大家一起共同进步。(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评论区
最新评论